飞艇全天精准计划

正文卷 第三十九章 大祭司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嘴强守护神正文卷 第三十九章 大祭司
(读文学 tvbgogo.com)    “可汗的手札是真的吗?”神官走后,鸦牢之问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田忠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放人。”鸦牢之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放人?”田忠说,“我是澜马的狱寺的狱主,不是神明的狱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可汗已经同意了啊!”鸦牢之说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办法知道这是不是可汗的意思,所以在可汗明确之前,我不会放人,除非可汗亲来,谁也不行。”田忠说,“我是澜马的狱寺的狱主!”

    田忠顿了一下,又继续解释说:“姬有缺到底是针对神明还是针对可汗我不知道,可汗的意思我也不知道,人的脑袋不是韭菜,割了就没有了,除非可汗亲口说了,没有人可以在这里割下他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信奉神明?”鸦牢之问。

    “是,我家族祖祖辈辈信奉神明,是神的信徒,”田忠说,“我家族谱上说,我们身上流着神的血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听大祭司的话呢?”鸦牢之有一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是人族澜马部狱寺的狱主。”田忠说。

    鸦牢之点了点头,不过他还有一些不太相信田忠,问:“你们可能还是熟人吧?你从来没有请过人喝酒吃肉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但是即使不是熟人,大祭司也别想从天狱之中提走任何人。”田忠非常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“神明亲至呢?”

    “除非从我身上踏过去。”田忠非常坚决的说,不过,他马上又改变了态度,“看人,假如是不怎么重要的人,我就给他一个人情,换我人族的一个风调雨顺和我一个升官发财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,笑得有一些狡猾。

    “或许,今后你就是狱主,你要记住,你是人族澜马部的天狱狱主。”田忠仿佛有一些心事,说。

    中午。

    已经很多天没有下雨了,空气却还残留着一些阴冷,今年的天气有一些反常。

    教化司的主事弓烟云、宣礼司的主事夏奉和宰相风轻颂联袂而来,在他们身后的,竟然跟着神官。

    田忠的脸色非常不好看,他知道他们为何而来。

    可汗终于没有顶得住,他被革职了,弓烟云代任天狱狱主。

    神官数他数罪,其中最大一条就是对可汗毁旨抗命,按律当斩。

    田忠无话可说,他也不想多说。弓烟云问他有何遗愿,田忠对曰:“无。”

    弓烟云是他的上司,非常了解他,提醒他可以让大祭司为他老母亲祈福,他知道田忠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儿子。

    可是田忠却拒绝了:“我当尽孝于母,可人皆有寿元,有天命,天命难改,唯尽人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死,”弓烟云对他说,“毕竟你与大祭司都有着神明的血统,向大祭司低一下头,你可以不死,可以尽孝。”

    田忠哈哈大笑:“老可汗可死,田忠又有什么死不得呢?”

    黄昏。

    夕阳如血。

    田忠按律当斩,当斩在菜市口。

    大祭司有一些等不及了,他催促可汗立斩田狱主。

    教化司主事亲数其罪,大祭司和风相亲自监斩。

    田狱主毫无畏色,他哈哈大笑:“敬鬼神而远之,大祭司今日所为,与人族传统不符。我可斩,头可断,血可流,但祭司不可干政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了这么久,做了这么多,就为了说这一句话吗?”

    弓烟云被他这个下属气得发抖,问。

    田忠笑着说:“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能力,我的能力,也就是说出这一句话而已,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,你们可以砍下我的头了。”

    人头落地,血溅三尺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自己的头颅掉到了地上,他感觉一股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“啊!”他惨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一声湿漉漉的,难道是血?难道人死后还有感觉?

    他有一些发懵。

    然后他看到了昏暗的灯光,他感觉到自己头很疼,感觉到自己的头碰在坚固的铁门上面。

    没有死?难道这是南柯一梦?难道这只是一场梦?

    他呆了半天,狱门已开,天狱狱副胖子早就已经进来了,他坐在地上,他的手还放在刀柄上。

    田忠揉揉眼睛,果然是一场梦啊。

    他不知不觉之中竟然睡着了,竟然做了个梦,一个噩梦,一个非常真实的噩梦。

    五花大绑的姬有缺就坐在他的身边,他还端着酒杯,手中还夹着一块狗肉。

    “大祭司的狗肉非常的香,你们不进来吃一块吗?”姬有缺对着外面喊道。

    田忠又揉了揉眼睛,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的心在跳,跳得非常的狂暴。

    首先进来的是一个粗壮的汉子,他嘴巴很大,大嘴老八,澜马部新封的大将军朱黎阳。

    而关在这里五花大绑的人就是他的战利品,姬有缺是他在战场上生擒活拿的,他看上去非常的开心。

    “早就听你说过了,田狱主做的狗肉是一绝,说得我都馋了好多回了,今日能吃上一块,也算是了却下心愿了。”朱黎阳看上去心情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是一身白衣的男子,他长得非常的英俊,他的脸虽然很白,但是根本没有一丝丝的阴柔之气,白反而让他显得非常的阳光。

    白脸老十。

    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,他的笑容很有亲和力。

    “拜见可汗!”田忠慌忙的站了起来,膝盖一软,就要叩拜。

    “免了,他们都不拜我,”白衣男子笑了一下,他的笑如同三月天的阳光一样和煦,一样让人舒服,他扶着田忠,没有让他拜自己,说,“再说人族的大祭司,是可以不拜可汗的。”

    五花大绑的刀疤老九,给白脸老十丢了一块狗肉,可汗伸手接过狗肉。就在他的手离开了田忠的那一刻,田忠还是一膝盖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精明人,他明白了这一切,刚才自己是在生死关上走了一趟。

    只要他的选择有任何差错,他的头就应该如同他在梦中一样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忘记了一个传说,人族刀疤老九是一个秘术家,传说他是人族中最接近于魔的存在,他可以操控人心,控制人的灵魂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了刀疤老九为他编织的梦境之中,这梦境竟然是这样的真实,他根本就分不出哪里是梦,哪是现实。

    他也明白了传说的极是可汗,绝对不是极是可汗。

    他甚至比老可汗更加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他也明白了,大祭司的头可以和身体分家了,甚至已经和身体分家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没有错,我现在真的是狱主了,但是做狱主太无聊了,老田你这是在坑我。”鸦牢之翘起了二郎腿,他的手已经离开了刀柄,抓着狗肉说。

    田忠胆战心惊,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了解过这个下属,也不认识这个下属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砍过了一次大祭司的头了,这一次该轮到了杀手出手了。”鸦牢之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鸦牢之的话虽然轻描淡写,但是田忠的却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身上有着神的血脉,理论上可以做人族的大祭司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假如自己与原来的大祭司一样,那么,会有一个人砍下他的头,他根本不会知道砍下他的头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杀人,你们为什么老是逼我做我不喜欢做的事情啊!”暗处,一个影子在流动,一个包袱砸在了地面,影子还在喊,“我不喜欢你们,我不想看到你们,我溜了溜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酒,有狗肉哦!”鸦牢之说。

    “靠,不早说,早说我早就来了。”影子说。

    白脸老十捡起了包袱。田忠没有敢去看包袱里面的东西,不用去看他也知道是什么,那是大祭司的头。

    “厚葬吧!”白衣老十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田忠一身发冷。

    “明天神官会禀告神明,你就是我族的大祭司,大祭司出入汗庭不拜不赞。”白脸老十说。

    “是!谢大汗!”

    田忠对着可汗磕头谢恩。读文学 tvbgogo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嘴强守护神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嘴强守护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嘴强守护神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